蘭州零食美食聯盟

豬的一生

咸寧網2020-05-03 09:37:10

每到殺年豬的時候,離過年就不遠了。


這是我幼年時的感覺。


事實上,對于幼年時的我來說,殺豬就是過年。因為在那個年代,一年到頭很難吃上幾頓肉,突然殺了一頭幾百斤的豬,有了吃不完的肉,尤其是肉湯煮豬血,鍋里噴出的熱氣全是年的味道,這可不就是過年了嗎?這種對于年的喜悅和懷念,促使我下定決心要從村里買一頭土豬來殺。


今天的孩子們看到殺豬的第一反應是害怕,然后會感覺到殘忍。而在三十年前,我們這些孩子只要一聽到殺豬的消息,就會狂奔而去,湊近了看,一邊看一邊興奮地想象著吃肉的快感,時不時地吞一嘴口水。


直到現在,一提到殺年豬,我還是很興奮。然而在興奮之余,居然也像今天的孩子一樣,意識到殺豬也是一件很殘忍的事,以至不敢看尖刀刺進豬脖子的過程,就連豬的慘叫聲,也讓我的心顫抖起來。

眼看殺年豬的時節到了,村里已經時常傳來陣陣豬的慘叫聲。我開始猶豫,到底要不要買一頭豬殺呢?殺豬雖然殘忍,卻能喚起我窖藏多年的關于吃的幸福記憶。這種幸福感產生自幼年那段貧窮的歲月,長大后離開家鄉,這種幸福既被擱置起來,慢慢淡忘。而現在,山村里有現成的吃野菜和紅薯長大的土豬,肉質鮮美、健康,只要花些錢,就能再次體驗兒時的那種幸福。


我問一位高人:殺豬這樣殘忍的事,我可以干嗎?


他反問我:你殺它或者不殺它,對它和相關的生命有什么利弊呢?


我說,對于豬來說,反正是被殺了吃肉,我的決定對它沒有任何影響,而豬的主人是一位老人家,正在想辦法賣豬,我若買了,于他有利。


既然豬的結局不可更改,能為豬的主人帶來利益,也算是一件好事吧?


村里很多人家都養了豬,有的養了一頭,有的養的兩頭,最多的養了三頭。所有這些豬,只要達到二百斤以上的,沒有一頭可以活到春節,它們無一不會在這半個月之內被殺掉,洗凈,分成若干塊,燒熟了端上餐桌,共人類享受。這就是豬的命運,無可更改。就算哪個虔誠的佛教徒大發慈悲,解囊相救,把這些豬全買了放生,它們也必死無疑,因為它們已經被人類圈養的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了。


誰讓豬類繁殖的能力這么旺盛呢?母豬們一窩能生下十幾只小豬仔,除了留作繁殖的種豬和母豬,其余的全部被人騸掉。它們生命中挨的這第一刀,就足夠殘忍,把它們的生殖器官給剝奪了。它們疼痛難忍,每天除了吃飯的時間,就老老實實躺著養傷。等傷好了,它們已經養成了每天睡覺吃飯的生活習慣,這種習慣讓它們很快就長大長肥。人怕出名豬怕壯,長肥了的豬,就要迎接它一生中的第二刀了。這一刀直接要了它的命,死后還要遭受千刀萬剮,被煮成它們自己一輩子也吃不上的鮮美佳肴。


這就是豬的歸宿。


就整個生物鏈來說,豬類生的孩子太多,除了繁殖所必須的一少部分之外,其余的豬們唯一的價值就是供其他生物吃。


如果豬的生育能力跟大熊貓一樣,生命也像大熊貓一樣脆弱,而大熊貓換得了豬的強大繁殖和生存能力,今天被我們殺了吃的也許就是大熊貓了,而豬則會被人類精心保護起來,放在動物園里供人們觀賞。


任何東西,只要多了,就不會被珍惜。


就像我們的一生,可以分成許多個階段,有些人便認為,一輩子這么多時間,荒廢掉一兩個階段也無所謂。可是不知不覺間,一輩子就被荒廢完了,到生命快要結束的時候,才后悔沒有好好利用幾個階段做點事情。比如我,大好時光不用來學習和工作,偏要拉一頭豬到門口來殺。我把三口鍋都燒滿了開水,又跟著殺豬的師傅打下手,忙了整整一天。殺完了豬,師傅走了,留下滿地的垃圾和滿屋子的油,我花了三天時間才清洗干凈。這些時間花得如此隨意,是因為我缺少了生命短暫的緊迫感。


有一個人,從小就想干一番大事業。可是,他在上大學期間卻說,好不容易挨過了高考,大學幾年放松放松也沒有關系。他因而荒廢了幾年的大學生活,什么也沒有學到。畢業后工作了,他說,剛畢業怎么可能馬上成就什么事業呢?先適應幾年社會再說吧!幾年后,他又說,父母急著抱孫子,我還是先解決婚姻大事吧。結婚后,他又覺得照顧孩子很累,如果這時候還堅持創業,就太辛苦了,等幾年孩子長大了也還來得及。孩子大了,他年紀也不小了,性子也慢了,就算想努力,還要先審時度勢一番。就這樣,不知不覺,他把人生中的每一個階段都一一荒廢掉了,只剩下了老年階段。年輕的時候,他覺得人生的階段很多,一輩子很長,浪費一點時間,他也完全不在乎。現在老了,后悔還來得及嗎?


把人生看得長還是短、把時間看得多還是少,決定了一個人對待生命的態度。


因此,凡事在人類歷史上有所作為的人,都是把人生看得極其短暫的人。把人生看短了,認為時間不多了,所以就有了緊迫感,就不舍得把人生的一些階段隨意浪費掉,抓住了所有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而那些不把時間當回事的人,最終就像那些豬一樣,除了留下后代延續基因,其余的人生全給廢掉了。


動物總能給我們很多啟發,不僅有人生觀方面的,還有健康方面的。比如我從鄰居家買的這頭豬,比老胡家的豬多吃了兩袋玉米,肚子里的油就比老胡家的兩頭豬加起來的油還要多。看到這個現象,我總算明白為什么減肥的人只吃菜不吃飯了。看來,我以后也要少吃糧食,好讓我的肚子里少一點油,防止未來變成一個油膩的男人。


不過,對于年紀大一點的村民來說,豬肚子里的油越多越好,因為劃算,而且豬油炒菜的口感確實挺好。而對于我所關心的問題,他們倒沒有太關注。比如豬肉的顏色鮮紅,紅的像牛肉一樣,與市場上賣的那些泛白的豬肉相比,簡直就不是同類。市場上買回來的豬肉,燒不好就會有一股怪味,而這些土豬肉哪怕放水里清煮,也十分鮮美。

山村里的豬都比養殖場的豬要健康得多,何況居住在山清水秀中的人與污染嚴重的城市中的人相比呢?難怪有人說,深山中的新鮮空氣和甘甜的山泉就是最好的保健品,讓山里人身體健康,遠離病患。


而在我看來,山居的精神享受才是身心健康的調節器。欲望少了,所需要的東西也就少了,人生變得淡然,痛苦也就消散了。一天三頓,粗茶淡飯,卻有利于身體健康。閑來讀讀書,感動一下自己;寫寫字,欣賞一下自己,雖然寫得像個小學生一樣笨拙,卻可以自娛自樂,讓身心愉悅。


回顧2017年,我除了來到山村定居外,干得最大的一件事,就是殺了這頭年豬。我把豬肉冷凍了一半,另一半腌了做火腿,還有幾十斤乳白色的豬油裝進了玻璃罐子里,夠吃上幾個月了。在未來的幾個月里,殺年豬帶來的幸福感將一直延續著,伴隨我的一日三餐。同時出現在我的餐桌上的,還有我自己種的沒有一丁點農藥和化肥的蔬菜。

有了健康的飲食和精神,身心自然也會健康起來,我在城市創業多年積累的各種生理的和心理的毛病正在悄然康復。康健的歲月更不容荒廢。我現在應該處于壯年階段,雖然人生有很多個階段,但是如果因此而隨意虛度一個階段,就像那些豬被人類吃掉一樣,我們的生命將被懶惰、貪欲逐步吃掉,豈不可惜?


股票的权重